搜索 解放軍報

戰鬥英雄王佔山——百戰老兵真本色

來源:人民日報作者:程龍責任編輯:楊紅
2021-07-08 09:50

(奮鬥百年路 啓航新徵程·“七一勳章”獲得者)

戰鬥英雄王佔山

——百戰老兵真本色

人民日報記者 程龍

王佔山近照。記者 程龍 攝

這是一位戰功赫赫的百戰老兵。

1929年,戰火紛飛的年代,王佔山出生在河北唐山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6歲加入民兵組織,18歲入伍,19歲入黨,他先後參加遼瀋、平津、衡寶、兩廣戰役戰鬥和抗美援朝等,出生入死、英勇殺敵,4次受到毛主席親切接見。在抗美援朝金城戰役中,帶領戰友堅守陣地4天4夜,打退敵人38次進攻,殲敵400餘人。榮獲志願軍“二級戰鬥英雄”榮譽稱號和“全國離退休幹部先進個人”等稱號,被朝鮮授予“一級國旗勳章”。

日前,在河南省安陽軍分區幹休所裏,記者見到了年逾九旬的王佔山。他和記者打招呼,神情温和,聲若洪鐘。憶起崢嶸歲月,他抬頭向窗外望了一會兒,開始緩緩講述。

“人在陣地在”

炮彈在附近的山坡上炸響,年輕的戰士從昏迷中掙扎着醒來,喉嚨裏冒着火,全身撕裂般地疼。

“王排長,指導員在叫你!”他好像聽到了不遠處戰友聲嘶力竭的叫喊。他蓄了一把力氣,向指導員所在的方向匍匐前進。

“你接替指揮,一定要把陣地給我守住了……”奄奄一息的指導員命令。王佔山剛説出一句“我絕不後退半步”,指導員就閉上了眼睛。

那是1953年7月,在抗美援朝金城反擊戰中,時任排長的王佔山代表全排向營黨委請戰,“請把最艱鉅的任務交給我們!”受領任務後,王佔山隨連隊搶佔巨裏室北山408.1高地。

“那一戰,打得壯烈。”王佔山神情凝重。

7月18日拂曉,敵軍在飛機、大炮掩護下,向“408.1”“408.2”和“418.1”左側無名高地進行連續猛烈攻擊。7連官兵連續奮戰,傷亡慘重,幹部僅剩下王佔山1人。

“同志們,人在陣地在,誓與陣地共存亡!”王佔山臨危受命,帶領戰友們立下莊重的誓言。

“轟隆!轟隆!”敵軍兵力從兩個排猛增到兩個營,發動猛攻,對這個制高點志在必得。

王佔山帶領戰友們浴血奮戰,一次又一次地阻擊敵人進攻。敵人久攻不下,便嚴密封鎖交通、切斷供應。王佔山和戰友們幾乎彈盡糧絕,沒有食物就用野菜充飢。漸漸地,王佔山摸清了敵人進攻的規律,趁天黑,組織了4個小組到前沿陣地敵人屍體旁蒐集槍彈和食物:機槍18挺、步槍10餘支、手榴彈數枚、水壺幾個、半袋子大蘿蔔……

整整4天4夜,打退了敵人38次進攻,消滅敵人400餘人,直到友軍前來換防時,陣地沒有丟!

戰鬥中,王佔山多處負傷,剛下戰場就一直昏迷不醒。幸而,搶救數天後,王佔山慢慢恢復了過來。

“要立新功,不要吃老本”

“人還在朝鮮,一等功的喜報和錦旗就送到唐山老家去了。”王佔山從椅子上站起身來,指着牆上一張黑白老照片説,“家裏人別提有多自豪了!”照片裏,王佔山的父母舉着兩面錦旗開懷地笑着,錦旗上寫着“戰鬥英雄”“祖國的好兒女”。

另一面牆上還有一張王佔山珍視的照片。那是1958年10月29日,王佔山隨志願軍代表團回到北京後,毛主席親切接見代表團。

“所有的榮譽,更應屬於與我一起戰鬥的戰友們!”王佔山的目光從照片上離開,他回到椅子上坐下,眉目低垂了一會後抬起頭説:“我活下來了,是替犧牲的戰友們活着!”

“從戰場上下來,父親對自己要求很高。他總説,他是在替死去的戰友享福,所以革命本色不能丟。連組織為他買一個生日蛋糕,他都不允許。”王佔山的女兒王秀香説,這些年,王佔山時刻想着他的戰友們。

“要立新功,不要吃老本。”這是王佔山對自己的要求。有人問:“戰場上,害不害怕?”“沒有時間害怕,心裏很平靜。”王佔山語氣篤定,臉上露出自豪的笑容,“只想着怎麼勝利,誰害怕誰就輸了。誰快,誰就贏了!”

“在發揮餘熱中體現老有所為的價值”

安陽市三官廟小學正門口有一棵茂盛的雪松,被師生們稱為“文明樹”。樹下的大理石上刻着這棵樹的由來:20世紀80年代初,三官廟小學和安陽軍分區幹休所形成了軍民共建的良好關係,1984年3月29日,時任河南省軍區安陽軍分區副師職顧問的王佔山與從北京遠道而來的新四軍老戰士王遐方等人共同種下這棵雪松。

雪松見證着王佔山與學生們的深厚情誼。“王老英雄一直是我們學生的榜樣,每年兒童節他都和孩子們一起度過,清明節都和我們師生一起到安陽烈士陵園祭奠英烈。”三官廟小學大隊輔導員殷曉峯説,“他每次都要給學生們講幾句,鼓勵大家不忘革命歷史,樹立遠大理想。這是對學生們最生動最好的教育。”

1987年離休後,王佔山積極投身關心教育下一代的工作。幾十年來,王佔山先後應邀擔任10多所學校和單位的“校外輔導員”,深入學校、部隊、少管所、企事業單位,開展英模事蹟和革命傳統教育報告400餘場,捐款資助學生20多名,幫助10多名失足青少年重新走上人生的正常軌道。

“人可以離休,思想不能離休,革命精神不能離休,必須在發揮餘熱中體現老有所為的價值!”王佔山説。

採訪的最後,王佔山堅持要換上軍裝。歲月催人,王佔山的動作有些遲緩。他穿上軍衣,繫好釦子,戴上軍帽,把胸前十幾枚功勳章一一擺正,“啪”的一聲,朝着記者的鏡頭敬了一個乾淨利索的軍禮。這一刻,王佔山表情嚴肅,眼神堅毅,一如當年。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